顶级彩票

当前位置:顶级彩票 > 简介 > >> 浏览文章

张平:中国金融服务体系从高集中度转向可持续分散型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赵子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张平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张平

  新浪财经讯 4月1日消息,2019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出席年会,并发表题为《稳增长与增强金融体系韧性》的主题演讲。

  谢谢大家。

  张平: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做15分钟的简短讲演,我的讲演内容主要分成三个部分:一是中国的稳增长;二是中国现在经济增长面临的一些压力;三是增加金融系统的韧性,称之为“第三种货币类政策”。

  PPI的下降会导致整个利润下降以及实际利率的提高,这些都使得我们未来需要采取金融货币政策来进行对冲。但是这次PPI转负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因为前段时间通过供给侧改革也暴露了一系列问题,比如上下游的利润分配比例非常失调,上游产业利润很丰厚,下游产业利润很薄。通过适当的PPI调整也会对此有利,但是不要让PPI持续地下降,这会使得经济增长压力比较大。

  李扬:下面进入专题一——服务实体经济,首先有请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他演讲的题目是“稳增长与增强金融体系韧性”。

  这一系列的均衡政策组合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是重要的,因为这套政策组合能使得今年的经济增长稳定在6.3%的水平,这样才能保证2020年经济增速大概保持在6.1%,或者是6%以上,进而能够实现中国经济到2020年翻一番的政策目标。这是我想给大家讲的现在的一套均衡政策组合,我们要看到它的成效,但是还需要时间来考核。

  最后我还想给大家分享一下这几年的货币政策的特性,这就是我们讲的金融供给侧改革。第一类是传统意义的货币政策主要是盯住通货膨胀;第二类是宏观审慎政策,主要是以盯住资产价格加上微观的监管;第三类是增加金融韧性,像英格兰银行、国际清算组织、FSB等都在开始强调“第三种道路”,也就是通过增加金融中介的能力,比如通过补充资本金的方式,来提高金融中介吸收经济波动风险的能力,增加金融韧性包括了金融类型的多元化,也包括了金融连接的各类方式,比如过度的金融机构间交易会导致金融脆弱性的增加,如果金融过度单一化,配置效率很高,但是风险度也很高。这就是我们想和大家探索的现在如何提高金融中介组织的韧性。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中国从工业化转向城市化,从过去高效率、高集中度的金融服务体系转向了现在讲究可持续、分散型,且服务于范围经济的这套金融体系,这是中国现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方面。通过这些金融供给侧改革,我们才能够完成高质量的发展,因为这种发展主要服务于实体经济。

  全球经济放缓是威胁之一,尽管美国已经不再持续加息了,对手但是这也预示着经济放缓的特征。在国际压力下,中国面临的另一个压力是按照自然运行的程度,到今年6月份中国的PPI翘尾因素将会转负,所以基本上中国的实体部门会进入到通缩的水平,从现在来看,实体部门PPI转为负值可能会比这个时间更早,我们可以看到PPI现在已经有所压力了。这种压力不仅来自于统计性因素,也来自于货币因素,这几年的货币释放其实是内生性收缩,大量的货币释放主要是通过外汇占款,随着外汇占款增长的下降,现在只能够通过创造一系列新的短期资产,包括MLF、SLF之类的,以及增加乘数的方式来获得M2的扩张,现在的货币乘数已经在持续上升。现在如果不能够解决好货币发行机制问题,货币发行内生性收缩再加上整个实体经济的压力,所以今年下半年PPI转负基本上可以说是未来经济有压力的一个新开端,因为PPI转负意味着企业利润的下降,其实我们从1、2月份企业利润的下降中已经可以看出来PPI的压力所在。

  现在基本的态势是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目标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计保持在6-6.5%的区间。因为去年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只有6.4%,按照现在的增长态势来看,今年第一季度估计还会继续下滑。这个时候政府推出了一组比较均衡的宏观政策,包括了以降准为基准的激励政策,以减税降费为微观的激励政策,加上增加支出、扩大基建。均衡的特征在于整个赤字扩张得并不快,现在赤字增长只有0.2%,新增债务也不高,增加了8500亿元,这些都说明我们一方面通过减税降费,钱一方面来自于减支,减支一部分是来自于过去大量沉淀在系统中没有使用的如科教文卫的累计经费,根据我们计算,2018年这部分已经超过38亿元,这些资金沉淀在这里没动,中国不是没有钱,相反有很多钱,但是这块的运行并不强。这块需要通过改变流程来激励它,我们这次使用减费降税扩支,但是并没有大幅度增加财政赤字。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均衡的激励政策,能够稳定中国的经济增长。

  第一,中国2019年增长平稳。

  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经很高了,约占8%,但是在运用方面大量的是金融中介间的交易,2018年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占24%。这些都是我国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总量是够的,但是配置不对,配置要从服务于传统工业体制向基于城市化的新金融服务体制转型。

  第三,增加金融系统的韧性。

  张平表示,中国从工业化转向城市化,从过去高效率、高集中度的金融服务体系转向了现在讲究可持续、分散型,且服务于范围经济的这套金融体系,这是中国现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方面。通过这些金融供给侧改革,我们才能够完成高质量的发展,因为这种发展主要服务于实体经济。

  中国在2015年和全球G20签约,2019年开始实施关键银行的资本补充,通过永续债的方式增加银行补充资本金的新方式,实际上对金融中介吸收经济波动影响已经给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这也是中国这一轮股市的重要启动点,因为过去我们银行的PB一定要压在1以下,因为只要压到1以上,大家就会从股市里吸收资金,现在有了新的金融中介补充资本金的方式,有助于新的估值,也有助于新的吸收风险的方式。

  第二,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威胁。

  他指出,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经很高了,约占8%,但是在运用方面大量的是金融中介间的交易,2018年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占24%。这些都是我国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总量是够的,但是配置不对,配置要从服务于传统工业体制向基于城市化的新金融服务体制转型。

  为什么需要这样做?如果按照现在经济增长的环比趋势看,到今年下半年我国的经济增长可能要向着6%的方向滑落,所以通过去年12月份增支、今年4月份减税、5月份降费,希望在下半年通过减税降费增支,能够使我国经济增速大概提高0.3-0.4个百分点,通过这个来维持我国经济全年保持着6.3%的增长。这是我想给大家讲的第一个判断来源,通过使用比较均衡的宏观政策使得我国经济增长速度维持在6-6.5%,我们预计大概会在6.3%的水平,但是还要看减税降费和扩支,以及货币方面的降存准这一套均衡的政策组合在今年下半年能否起到应有的激励效果,否则上半年的经济增长也就维持在6.2%的水平,通过这一系列政策的调整,激励下半年能够有稍微适当的提升,使经济增速全年能够保持在6.3%的水平。

 

随机文章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顶级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